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新华社签约摄影师 陆 岗 (本人博客全部为原创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并征得本人同意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华社签约摄影师 商业摄影师 自由摄影人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北京市摄影家协会会员,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士。 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特约摄影师,,博鳌亚洲论坛官方摄影师,北京市文物局摄影艺术顾问。 网易、搜狐、腾讯、开心网名人。 承接企业拍摄会议、广告宣传片。 现任多家媒体特约记者。千龙网北京拍客等摄影论坛版主。 CCTV、境外电视台及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日报》等海内外报刊曾报道本人摄影事迹。 我的摄影作品被联合国总部、国家博物馆、军事博物馆、北京昌平区档案馆收藏。出版有画册、明信片、图书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   

2017-02-06 23:51:36|  分类: 潇洒走天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 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慢慢地感觉到自己已成为时常心存留念怀旧的人了。每逢过年,总是有意无意之间怀念起儿时的年景。身着红棉袄,绿裤子,扎着两条羊角辫,跟着一群小伙伴们挨家挨户拜年送福,接过长辈们递给糖粒子,一元、二元的压岁钱,兴高采烈的回家后,和弟弟妹妹们互相分享交换自己收到的铅笔橡皮转笔刀,开心无比……这样的光景随着岁月流逝,生活中已经多年没见过了,偶尔会在梦里时光再现。随着人民生活的富裕 ,每天大鱼大肉喝酒吃饺子,真正过年时候到想不起该吃啥了,物质生活的富足换回的是精神生活的匮乏,年味距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幸运的是,此次我与陆岗老师(天眼摄郎)应陕北佳县县委辛书记之邀在黄土高坡过年,让我们再次见到儿时过年热闹的场景,感受到祖祖辈辈遗留下来的年俗传统文化。

我们开车行走在进山的路上,看到家家户户土窑门前都悬挂着大红灯笼,门框上窗棂上贴着大红春联,就连粮仓、猪圈甚至连茅坑处也贴有春联,一片过年喜庆景象。

我们来到荷叶坪村,荷叶坪村是佳县南门第一村,坐落在黄河与坑镇河常年冲击而成的滩地上,面积约3平方公里,人口千余人,主要以张、王、李三大姓为主,是古葭州八大渡口之一,也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古老的荷叶坪村至今仍保存着十余座明清遗存院落和关帝庙、龙王庙,处处散发古朴典雅的幽香,由李思命创作的民歌《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》更让荷叶坪村声名远扬。

进得村来,和坐在枣树下晒老阳的村民们打招呼拜年,他们都高兴地回应,有的人还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们家中作客。我也正想看看陕北老乡是如何过年的,跟着热情的大叔我们走进他家居住的窑洞里,看到几个人坐在炕桌前打着麻将,小孩儿则低着头玩儿手机上的游戏,有陌生人进来连头都不抬起来,看来连这偏远的小山村也有了低头族,呵呵。

这家的大妈问我们吃饭了吗?我们称早上吃的晚现在还不饿,大妈说都晌午了,不吃饭怎么行,饿肚子可没有精气神去排门子。

我很好奇,啥叫“排门子”?坐在炕头抽着旱烟的王大爷跟我说,“排门子”是他们祖辈留下的传统习俗,每逢过年时,我们这里的农村都会自发组织起秧歌队挨户闹春,男女老少妇女老爷们儿都可以参加。我们敲着锣鼓吹着唢呐,串村进户挨家挨户扭着秧歌去拜年,这就是“排门子”。而今秧歌闹春,内容没变,但闹春的方式变了。现在村村建有戏台广场,过年秧歌闹春,就集中在广场上举行,全村百姓齐聚同贺新春,共庆佳节。

听了王大爷的解说,我恍然大悟,嘿嘿,我还以为排门子是去谁家拍门找人呢。

我们这里喝着茶聊着天,大妈与大嫂在厨房里忙着摘菜烧饭,不大一会儿功夫,青菜肉菜好几盘满满摆了一大桌。大叔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汾酒,倒在分酒器里与我们一起喝酒吃菜话家常。我们与当地人一样盘腿坐在烧的暖暖的土炕上,喝着小酒啃着猪蹄,很像一家人团聚,这种温馨的场面令我们十分感动也非常温暖,儿时家里过年时全家人团聚一起吃年夜饭不就是这样吗?情景再现让我找到了回家的感觉。

酒足饭饱,这家人老老少少穿上了节日服装,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。我们一起走到村头,看到上百位村民已经集合在大枣树下,有的人已迫不及待地吹响了唢呐,悠扬的小曲儿在冬日寒冷的空气中悠悠飘荡。

锣鼓声响起,我们开始向山上走去,大家舞着彩绸,边走边跳,走在队伍前头的一位老者手持一柄透风的花伞,边扭着舞步边将伞像乐队指挥一样起起落落的指挥大家。刚上中学的王颖小美女告诉我,那个举伞的老汉是“伞头”,他是这个队伍的灵魂,也是总指挥,大家跳舞时都要看着他手中的那把伞掌握节奏。

拍门子之前要先拜菩萨拜河神。这里村村都有庙,一座座小庙修建在路边的高高的山坡上,坐北朝南,也有的冲着黄河,估计那时水神庙。庙虽小但据说还挺有灵气,当地人都很信呢。这个村有七座庙,间隔几里地到数十里不等。每次秧歌拜年前,村民都会先去庙里祭拜,感谢幸福生活,祈福百姓平安健康、风调雨顺丰收年。

来到庙前,大家先跳上一段秧歌舞,锣鼓阵阵、唢呐长鸣,歌声高亢;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身着鲜艳服装,举着伞、挥着扇,舞着步,场面隆重热闹。一曲舞罢后大家纷纷在菩萨牌位前跪下,由伞头先唱上一段曲子,好像是秦腔,歌词都是即兴发挥,淳朴真挚又高亢。伞头唱了一段后,所有跪拜的村民会接上一句“呼儿嘿呦”,很有意思的。曲子简洁上口,不一会我也会跟着哼唱了。

拜神后我们又跟着秧歌队翻山越岭去一户户人家,这里属于黄土高原,丘陵沟壑起伏,百姓多住于窑洞之内。由于各户住得分散,山岭上只能步行,崎岖小道走起来很辛苦,最远的要走近一个钟头才能到,我想这是真正意义的串门呢。

进得院来,这家的家人全体出来迎接,身穿红衣拿着粉红扇子的妇女和穿着黄衣打着旱伞的小伙,几十人的队伍在伞头的率领下,合着唢呐声载歌载舞,边扭边跳,非常热闹。每到一户,迎接拜年的这家人都会用鞭炮礼花相迎,还要给拜年的乡亲们上烟上糖,给一些利是钱,接个喜气,图个新年好兆头。

一户一户人家拜年,一路一步步走下来,从上午一直走到太阳落山,我们追着拍照累的呼哧带喘,我们跑的辛苦,村民们跳个不停更是辛劳。我很佩服他们的精气神与敬业执着的精神。

跑了一天下来,当我们回到村里坐在小王颖家的热炕上,看到大柴锅里翻滚着热气腾腾的羊汤饸饹面,不禁一个劲的咽口水,这会也顾不得斯文了,诺大海碗接连干掉三碗,感觉那叫一个香啊。

吃过饭后,我们又跟着村民去荷叶坪村学校操场,秧歌队晚上还要在这里拜寿星、转九曲、跑旱船。长满枣树的黄土高坡,贴着大红春联的窑洞,一串大红灯笼下,陕北老乡们唱着扭着欢笑着,寂静的小山村锣鼓声、唢呐声、民歌声、欢笑声响彻寒冷的夜空,在山谷中回响。古老的山村弥漫着过年热闹欢乐气氛,我喜欢并沉迷于这种传统民俗文化的发扬与传承。

现代都市中我们早已体会不到真正的年味儿,在这遥远偏僻的小山村里,我们远离红尘,没有了世俗,没有了繁闹,真正感受到了啥叫传统中国年。

山村的秧歌拜年让我们印象深刻,山村的春节让我们流连忘返。

 (图片摄影:天眼摄郎;文字撰稿:小米)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【天眼聚焦】黄土高坡寻年味,我在荷叶坪“排门子” - 天眼摄郎 - 资深摄影师天眼摄郎 光影部落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95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